栏目导航

news

47632.com

主页 > 47632.com >

新闻资讯-中金网

发布日期:2021-10-14 08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洞察商业真相,成为更睿智的人。良叔,百万用户新媒体创始人,畅销书作者,原世界500强高管,良翰商学院创始人。

  此文很长,共1.7万字,充满了魔幻的真相。也许分两次看,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  如果让商业大佬们选择删掉一条媒体报道,我想王健林应该会选择鲁豫的那期采访,而许家印会选择在广场奔跑的照片。

  王总的开放程度史无前例,不仅展示自己多幅价值连城的藏画,还请鲁豫坐了私人专机湾流(Gulfstream)G550,更说出那句著名的“一个亿的小目标”。

  说1个亿是小目标,还真不是故弄玄虚,就在采访的前三个月,福布斯公布王健林家族以1700亿的资产成为华人首富,超过了长期霸占此位的李嘉诚。

  其中最大的动作就是在2012年,以26亿美元收购美国院线AMC,整个好莱坞都为此打了个冷颤,很多美国人也由此知道东方有一家叫做万达的公司。

 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,Wanda(万达)和Panda(熊猫)只差了一个字母。

  也是在2012年,欧洲的不少球迷才知道,中国有一支叫做恒大的足球队,那一年的马尔切洛·里皮,炙手可热,是多家豪门俱乐部争抢的主教练。

  其实一条爱马仕对许老板算个啥啊,一位熟悉恒大的朋友曾对我说,许老板之所以喜欢爱马仕,是因为那个大大的“H”,是“恒大”的首字母。

  看来许老板对“恒大”二字所爱至深,无论是矿泉水,还是人寿保险,甚至是新能源车,都还是沿用“恒大”的名字。

  然而,志存高远的许老板却因为一条皮带有了点小烦恼,因为中国素有“富不露相”的传统,而主流背景音也会给予“思想抛锚”的评价。

  因此,当许家印2013年参加两会时,记者们惊奇地发现,皮带已经换成国产品牌“七匹狼”。

  王健林面临同样的烦恼,在鲁豫之约后,再也没约,从此没有接受过媒体近距离的采访。

  作为富豪圈之窗的王思聪,也关闭了微博通道,只剩下叠加层层水印的微博截图,在自

  1954年10月24日,王健林出生于四川广元苍溪县,母亲秦嘉兰为他起名“王建林”,之所以起“建林”二字,还真是“建设森林”的意思。

  那时王健林的父亲王义全正在四川大金县森林工业局工作,只不过这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,并不像坊间传言位居高位。

  王健林4岁那年,随母亲移迁到大金县(已更名金川县),这个紧邻着藏区的地方,荒山遍布,森林葱郁,环境看起来很艰苦,但在那个年代,却满足了一家人的最基本需求:不挨饿。

  王健林的家对面有一架铁索桥,过去便是一座荒山,母亲在上面种甜菜、2021年广西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举行,养兔子,竟让一家人免于饥饿之苦。

  王健林是家里的老大,下面还有4个弟弟,父亲长期忙于工作,小小的王健林便成为了半个一家之主,弟弟们都言听计从。

  其实中国第一代的创业者,很多都是家中长子,不得不说,领导力也要从娃娃抓起。

  而王健林的领导力,在小小的年纪就已经锋芒毕露,成为片区小孩子们的头目,四川话叫“匪头子”。

  一转眼,王健林已经爬了上去,正当小伙伴惊呼时,小王同学却不小心掉了下来,左臂骨折。

  伤好了没多久,和小伙伴玩耍时,看到几个大孩子在爬一个很高的铁架,小伙伴们纷纷艳羡,小王同学再次挺身而出,去挑战那个铁架,结果又摔了下来,受伤部位:左臂......

  历史总是押着相似的韵脚,若干年后,万达进行世纪大甩卖时,媒体不约而同地用了同一词“壮士断臂”。

  事实上,“舍得”确实是王健林一个主要的性格标签,无论是止损,还是招揽人才,王健林都有一种常人不具备的魄力。

  2015年,万达电商CEO需要物色新的人选,本来定的年薪是400万,王总觉得太少,吸引不了人才,直接翻了一倍,800万。同时再拿出100万给猎头做提成。

  一时间,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精英都收到了邀请函,包括美团创始人王兴,他为此还发了一个朋友圈:

  2017年,美国AMC院线的CEO亚当·亚伦来到合肥参加万达年会,王健林对他的工作很满意。

  且不说他对恒大足球队员的天价奖励,单就2017年邀请任泽平加盟,就引起了媒体的强烈轰动。

  这位靠笔杆子吃饭的分析师,竟然拿到了1500万的年薪,这让所有的媒体创作者,一边咽口水,一边叫嚷着“这不科学”。

  许家印却很通透,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能引起媒体的注意,传递自己千金求才的信号?

  同样是10月,同样是一个老红军的家中,不同的是,许家印的出身更为贫寒一些。

  太康县是一个传统贫困县,只到2019年才摘了帽子,许家印家庭自然也强不到哪里。

  更为悲催的是,许家印1岁3个月时,母亲便得了败血病离开了人世,日子雪上加霜。

  贫穷是一把双刃剑,有人甘当咸鱼,有人穷则思变,许家很明显是属于后者,经商对于这个家族似乎是一种基因。

  许家印和哥哥许家钦也没闲着,小小年纪,就会帮着奶奶扛着一罐子醋沿街叫卖。

  事实上,许家印确实和身边的农村孩子不太一样,他很爱干净,会自己包书皮,并保持清洁,一旦书皮有磨损,便会换一个新的。

  而且许家印动手能力极强,上小学时,他给自己做了一个便携式小火炉,烤馍取暧两相宜。

  与此同时,小许同学还是个爱画画的baby,虽然没学过什么“透视、布局”,但他通过画方格的方式,把物品按比例临摹到本上,竟然惟妙惟肖。

  除此之外,少年时的许家印也是一个胆子比较大的人,与王健林勇于冒险的方式不同,许家印的大胆是一种限制的突破。

  那时他家有个邻居,那邻居的舅舅在周口市公安局工作,许家印便要到了对方舅舅的地址,洋洋洒洒写了一封信,希望能帮忙安排一份临时工。

  这也是他和普通人的一个分水岭,多数人压根不会这么想,就算有了念头,也会被“怎么可能”的假设瞬间掐灭。

  “万达”有着一套精细的运作体系,高效、统一、强调执行、等级分明......

  万达新加盟的高管,在报道的第一天,一般都会收到一份《万达生存法则》,近百页的PPT事无巨细的规范每一个动作。

  脑补一下,画面其实蛮诡异,全电梯的人,都围绕着董事长,默默地凝视......

  但现实中,这种事情几乎从没发生过,一位新来的管培生,曾在电梯偶遇王总,还没来得及兴奋,便被保安请出了电梯。

  2013年4月,王健林坐客央视的《开讲啦》,在演讲一开始,就讲了一个自己当兵时的故事。

  那时他参加的野营训练,每天训练强度很大,定量伙食不够吃,几乎每天都吃不饱。

  一天,老班长把他拉到一旁说:小王,我能教你一招,包你能吃饱饭,但你一定要保密啊。

  一开始打饭时,先装半缸,这样就能比别人吃的快些,然后赶紧去打第二缸,这次一定要打满......

  从时间线年,王健林当了一年的营林处职工后,回到苍溪老家参军,也是在此时,王健林改掉了原先的名字。

  事实上,那些创业成功的人,多数在体系内都混得不错,这一点贯穿于王健林的军旅生涯。

  1971年起,王健林在鸭绿江当了一阵子侦察兵,1978年晋升为排长,并被推荐进入大连陆军学院,学习军事指挥专业。

  那时中央正准备把大连陆军学院打造成一所中国的军事名校,所以收的学员都是沈阳军区基层最优秀的战士,由此可见组织上对王健林的信任。

  “作战指挥这个事儿比较宏观和抽象,多数学员都感觉比较吃力,但是王健林却能很快制定出作战方案,并向大家展示自己排兵布阵的思路,说完之后,所有学员都热烈地鼓掌。”

  1979年8月,王健林从大连陆军学院毕业,当时全院近4000学员,多数人都想留校,但最终留下来的学员只有区区几个,而王健林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当时学院领导们的共识是:像王健林这种有理论知识,又办事灵活的人,太难得,不能放他走。

  此时的王健林也仿佛开了外挂,各种优点喷涌而出,不久众领导蓦然发现,这哥们竟然文笔一流。

  那时沈阳军区办了一个《前进报》,其中陆军学院中90%的稿件都是王健林写的。

  王总很不屑地说:“我的文笔很好,写文章能被我看上的人也不多......”

  由于文笔出众,在陆军学院留任的王同学,很快便被调入党政专修班当宣传干事,级别也由连职晋升到营职。

  这个职务需要协调很多单位,也要频繁接触学院领导,大家对王健林的工作都颇为满意,尤其是学院院长也很认可。

  最后,王健林又被调到了管理处,这可不是收物业费的那种,而是仅次于军需处的核心管理部门,王健林的级别也到达军旅生涯的最高点:副团职。

  那是1986年,王健林年仅32岁,日后功成名就时,他对当年这个级别挺自豪:

  圈内曾有人说过一个八卦,当时大连西岗区体委有项工作需要陆军学院协助,指名要派一位文笔好的人,王健林自然是不二选择。

  而负责和王健林接洽的是一位姓林的漂亮女士,之后故事便沿着常规桥段发展,后来就有了王思聪......

  一是百万裁军的大背景;二是,“他当时已经结婚,爱人在大连上班,那时很多人转业就是为了照顾家庭......”

  无论怎样,1986年都是王健林的人生岔路口,他脱下了军装,来到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,任办公室主任。

  “恰饭”仍然是许家印的头等大事,他先在一个水泥小作坊谋生,又回到村里给生产大队干农活。

  第二件,狠狠地磨练了一下许家印的意志,要知道一个有洁癖的人,天天和粪便过招,不崩溃都是万幸,怎知许家印还兢兢业业,赢得了生产队领导的赞许。

  所以,不要随便去DISS一个保安,哪怕你是个网红,搞不好人家就是若干年后的首富。

  许家印连考两次,1978年以周口第三名的成绩,考入武汉钢铁学院,俊朗的外表,干净的打扮,让他马上被指定为卫生委员。

  一边上着大学任着班委,另一边许同学并没忘记自己生意人的本色,课业之余,他总是陷入到深思的状态:

  卖苹果这事儿,能够看出许家印颇有经商天赋,他没有收购完全成熟的苹果,而是选择“早熟”的,他计算了从周口到武汉的路途时间,要确保到达后苹果不能烂掉。

  那时还没有次日达服务,几天的舟车劳顿之后,货终于运到了,伙伴们兴奋的打开袋子,发现苹果有一大半都烂掉了,这么有想象力的业务,竟然让大家都亏了钱。

  许家印在舞阳钢铁的10年,伴随着两种声音,一是能力极强;二是爱自做主张。

  等他学成归来,还拿了一个小本本给领导看,上面是鞍钢全套的热处理技术和规程,字体秀美,图文并茂。

  在技术领域,许家印绝对是当年舞钢的扛把子,舞钢当年技术领域获得了23个奖,其中有6项都是属于许家印的,其实多数奖项都有许家印的参与,但那时不是讲“谦让”么,风头不能太劲。

  然而,许家印还是风头太劲了,他负责的热处理车间,经过几年,竟搞成全厂待遇最好的车间。

  许家印用废弃的钢板给大伙焊了一个冲凉房,那种钢板10cm,是用来制造坦克的,所以被称为“防弹澡房”,据说在里面冲澡的人,能找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  许家印喜欢打篮球,为了丰富员工生活,他还组织了篮球队,后来队里还有几个篮球打得好的,跟他一起南下深圳,最后都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。

  那时许家印利用厂里的特殊设备,额外帮客户切割钢材,挣了一些劳务费,他便给员工每人发了一笔大大的福利:200斤大米。

  体系内的人应该都懂,当一个中层干部,被手下尊称为“小皇帝”时,真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不久,厂里就成立了调查组,开始调查许家印,虽然没查出太大的问题,但是也让许家印下定了离开的决心。

  那时正值1992年,老人在南方转了一圈后,深圳成为冒险者的天堂,许家印也是在那一年只身来到了大鹏之城,“小皇帝”的称号则被永远的留在了舞钢。

  许家印日后在恒大同样拥有不可挑战的权威,他能给副总们高达9位数的待遇,也能当众把他们骂哭。

  他规定,自己的电话,三声之内下属必须接听,以至于某副总裁洗澡都洗得很没安全感,让老婆拿着手机候在外面。

  1988年,王健林辞去办公室主任的位置,接手濒临破产的西岗住宅开发公司。

  这是一步险招,因为至少需要100万来注资,虽然只是1%的“小目标”,可是对那时的王总还真不容易。

  王健林的处女秀是一个旧城改造项目,他粗略计算了一下,改造成本是每平米1200元,这也意味着,建造后的新房,如果卖不到1200元/米,就会亏本,而当时大连的房价仅为1100元/米左右。

  初入地产界的王总很聪明地采取了高端路线,给新房配了洗手间、铝合金窗、防盗门......

  在那个年代这种玩法实属罕见,档次上来了,价格自然可以订高一点:1580元/米。

  令人想不到的是,1000多套房子,只用了2个月就销售完毕,王总一算账,足足赚了2000万。

  只不过这点钱在房地产行业就是毛毛雨,老王很快发现要想在房地产业突飞猛进,就必须低成本拿到贷款。

  于是他开始频繁周璇于各个银行之间,一向霸气的王健林有时也不得不亲自出面去求一些行长。

  其中一位让王健林印象深刻,因为堵了他55次,办公室、小区里,王总甚至在他家楼下蹲了一宿,可那行长每次都是绕着走,最终还是没把款批下来。

  那时内地房地产业和香港基本还没什么联通,此时王老板大概也不知道君悦酒店就是郑裕彤的,就是这位香港富豪日后拯救了许家印。

  王健林刚创业,开会说3年后要做1个亿,手下们面面相觑,其中一位斗胆说到:

  实际上连王老板自己也低估了中国房地产的潜力,3年后一盘家底,竟然发现已经完成了5个小目标。

  舞台大了,心也大了,王老板这时发现赚钱不是个问题,如何持续赚钱才是个问题,如果一定要给“持续”加个期限的线年。

  在王健林的观念中,住宅房地产是不可持续的,因为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,住宅用地会越来越少,而大家的需求也是有限的,这都导致这个行业的风光不能持续太多年。

  不久的将来,大家一定想逛好的商场,想住好的酒店,想去好的游乐园,想去看好的电影,想像欧洲人一样去现场支持自己的球队......

  现在看来,这好像是一个必然的趋势,可那是2000年啊,良叔还在吃5块钱的盒饭,搞不清楚麦当劳和麦当娜的关系。

  所以,当王健林表示要把主要方向聚焦在商业地产时,万达众开疆元老们少有地表达了异议,总裁丁本溪说:

  “何必啊,做住宅,只要能搞到地,钱轻轻松松挣到手了,何必搞商业地产那么麻烦的事儿呢?”

  2002年,万达开了一场“遵义会议”,决定万达将以商业地产作为今后主要的发展方向。

  会议开了三天三夜,争议很大,很多人仍然觉得转型风险太大,别到时没法回头。

  心不死的老王,带着万达来了场硬着陆,历经三年,当了222次被告后,终于奠定在商业地产的江湖地位。

  除此还收获了一个副产品,据说万达的法务如此强大,大概都是那时打下的基础。

  1992年,当王老板已经实现了5个小目标时,许家印也在舞阳钢铁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:

  能说会道的许家印,不仅很快为公司搞来了10万元的生意,还深得中达老板的常识,3个月便被晋升为办公室主任。

  然而,他从未提及过老板的名字,总是以“老领导”和“老板”来代替,其实他说的是两个人。

  “老领导”应该是当时中达的总裁黎志强,现在是深圳益田集团的总裁,房地产界的老前辈,只是为人低调,很少出头露面。

  许家印所说的“老板”是指当时中达的董事长,一位客家籍企业家,更低调,不过却相当相当的厉害。

  许家印即使成为首富后,一次过年,请前老板来看自己的项目,许家印携夫人着正装,早早地便在楼下恭候。

  说这些,不仅是想表达许家印的为人之道,更想让你知道,当时中达并非是一个皮包公司,而是一家很有实力的企业。

  许家印也蛮会运用这种实力,他向老板建议,和舞阳钢铁合作,从事钢材贸易,毕竟这条线对于许家印来说轻车熟路。

  老板马上同意,于是中达出资60%,舞钢出资40%,一家名叫“全达”的公司,在深南中路的电子科技大厦成立,许家印成为主要负责人。

  由于经营有道,许家印的能力得到老板进一步认可,又派他到广州开发房地产,那是1994年,许家印选在国庆节期间前往广州。

  一台车挤了5个人,还有司机、出纳、业务员、勤杂工,那一天是10月9日,恰逢许家印36岁生日,都说本命年时来运转,对于许家印貌似还确实如此。

  广州公司的名字叫做“鹏达”,他们接的第一个项目叫做“珠岛花园”,当时开立项会,工程师汇报项目情况,许家印很耐心地听完,然后问了一句话:

  快,才能迅速收回资金,再去圈更多的地,然后才能贷来更多的钱......如此循环往复。

  当时地产项目审批手续很麻烦,要盖108个公章,许老板想尽了各种办法,没多久就搞定了。

  当年征地、当年报建、当年动工、当年竣工、当年售罄、当年轰动、当年入住、当年收益。

  这种效率,虽然没有现在碧桂园的“456”那么牛逼,但在90年代初的地产圈,这项目绝对值8张S卡。

  许家印优秀的表现,也让中达的管理层很满意,决定给他涨薪,每月工资涨到3000元。

  虽然比许家印刚刚进中达时涨了6倍,可许家印觉得这与自己的贡献不成正比,于是找老板谈:

  他简述了自己对公司的贡献,并申明了难处,自己拖家带口的,这点工资,连生活都有点困难。

  事已至此,许家印只能和老板友好地分手,他接下老板原来一家叫做“广州天帝”的公司,独自发展,第二年更名为:恒大。

  当然这是站在管理者的角度说的话,对于个人,其实过低的待遇,有时反而会降低你的决策成本,当你有新的机会,你会大胆选择,不会纠缠。

  “但凡领导给我每月多加200块的补贴,我就不出来折腾了,当然我也不会有现在这十个亿的资产。”

  王健林在坚持走商业地产路线时,也发现“快”是房地产发展的核心竞争力,他在内部会议上多次说:

  一开始万达做商业地产,是不进行土地储备的,从拿地到开工,一般都不会超过4个月。

  但是,快也是有副作用的,尤其是商业地产,因为人家买的物业,要么用来出租,要么用来自己做生意,如果没有人流,一切都是白搭。

  2003年,万达在沈阳开发了一个商业地产项目,300多个商户入驻,很快大家发现这是块鸟不拉屎的地方,根本没啥回报率。

  于是商户联合起来,把万达告上法庭,最后虽然万达赢了官司,但王老板觉得有损商誉,于是让负责人务必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给商场加了个顶盖、建通道改扶梯、重新招商......几个大招下去,小几个亿的银子没了,然而,球用没有。

  后来,每个业主得到了1.5倍的赔偿,距他们入驻已有3年,这么算,每年15%的回报率。

  而王总一算账,从赔偿到重建,总共多花了16个小目标,在断臂这件事儿上,王总向来是认线个亿不是白花的,王总也悟出一个道理:商业地产不是植树,而是造林。

  当王健林顿悟这一点后,万达的商业地产开启了疯长模式,也创造了“订单地产”这个概念。

  假设你是一名商业地产商,你的思路大概是选一个好地段,把商场建得有逼格一点,然后利用各种手段做营销,想办法把商铺都租出去。

  而万达的方法是,在建设前,先找几家特牛逼的合作商,比如沃尔玛、苏宁之类的,行话叫做“主力店”。

  与此同时启动招商,说要在这个地方建设一个购物广场,还告诉大家这里是沃尔玛、麦当劳、苏宁准备战斗的地方。

  如果你是一家茶饮连锁店,你大概率会选择这里,因为你知道,这些牛逼商家的入驻,一定会吸引大量的客流,而你也知道,生意的本质就是流量。

  万达靠着“订单地产”模式,一路高奏凯歌,并在2013年把王总送上首富的宝座。

  1997年,许家印看中广州郊区的一块地,在珠海工业大道边,位置偏僻,没有配套。

  通过一番谈判,他接收了这块本属于工商银行的地段,并说服对方分期收取出让金。

  就这样,在6月8日金碧花园破土动工,8月8日便开始发售(预售),一个上午,323套房被一扫而空。

  但是,许老板很清醒,他知道大城市的人再有钱,可地方也就那么大了,不但要面对万科、碧桂园、保利这样巨型的对手,本土的地产商水也很深。

  分析形势后中,许家印做出一个现在看来非常正确的决定:向二、三线城市进军。

  不得不说,恒大的设计和营销人员也很给力,他们特别懂得二、三线城市人群的心理,每次推出的楼盘都带有一丝尊荣华贵,要不搞几个雕塑,要不整几个柱子,或者搞个喷泉。

  正如当年内地中年男对梦特娇T恤的痴迷,这种乌托邦式的奢华感对他们有种莫大的诱惑。

  我一位发小,在三线城市买了一套恒大的房子,他说,最吸引他的就是小区有个“天鹅湖”。

  因为真的有天鹅,而且是两只黑天鹅,他从没有见过黑天鹅,恍悟间,竟然有种身在欧洲的感觉(其实黑天鹅在澳洲更常见)。

  只是当他入住时,发现那两只黑天鹅已经不见了,不久,他无意中发现另一个恒大新开盘的小区中,出现了两只黑天鹅。

  不管怎样,恒大进军二、三线城市的策略是非常成功的,那个年代正逢土地价格飙涨,而恒大囤积了大量的土地储备,2008年总量达4578万平方米,成为中国房地产业的一哥。

  2006年,恒大接受了三家著名投资机构4亿美元的出资,代价是8亿可换优先股,还签了一个阶梯协议,简单意思就是,恒大上市越晚,给出的“利息”就越多。

  之后,恒大又分别找瑞信和美林贷了5.8亿的款,而此时恒大有41多亿的到期账款,除此还有大批需要支付的土地出让金。

  另外全国37个项目,有33个在建,每天都能听到烧钱的声音,资金缺口高达120个亿。

  只有上市,才能彻底解决问题,2008年初,恒大首次启动赴港上市计划,却遭遇金融风暴,投资报价和期望值差太远,上市只能搁浅。

  王石看着这个比自己小7岁,比自己晚入行13年的后辈,拍了拍他的肩,鼓励他要挺住,然后十分干脆地拒绝了他。

  多年后,万科面临被宝能系恶意收购,焦灼之时,许家印斥资300多亿入股万科,成为主导这场战役的决定性力量,据说当时王石很紧张,分不清对方到底是敌军还是友军。

  这是8年后的事情了,彼时的许家印,已经羽翼颇丰,恒大也已经全面超越万科。

  只是2008年对许家印是一个天沟,要不说成大事之人,必有过人之处,许老板长袖善舞的能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。

  恒大地产因为需要经常邀请香港明星助阵,许老板也因此认识了英皇老板杨受成,在他的牵线下,许家印也认识了不少香港资本大鳄,其中就有新世界集团的郑裕彤。

  许家印想和郑老疏通关系,可是遗憾地发现,语言不通,许家印胡辣汤味的普通话虽也正宗,但是郑裕彤的叉烧粤语更地道,对于普通话,郑老完全“唔识听,唔识讲”。

  郑裕彤酷爱“锄大地”,于是许家印便天天陪着郑老“锄大地”,过程中发现郑老的儿子郑家纯喜欢“斗地主”,于是许老板白班陪郑老,晚班陪郑少。

  会玩,也是一种生产力,没多久,郑裕彤便联手科威特投资局、德意志银行和美林银行等投资机构,总共斥资5.06亿美元入股恒大。

  再加上恒大连续开工18个项目,并75折销售,迅速回笼资金50亿,2008年的坎,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当然郑裕彤对许家印的帮助并不只是给钱,2009年11月恒大香港成功上市,郑老公开表示支持,并宣布出资5000万美元进行认购。

  与此同时,刘銮雄、李嘉诚、杨受成等香港大佬也都纷纷宣布认购恒大股份,恒大炙手可热,而许家印也一飞冲天,身价达422亿。

  那一年富豪榜的官方排名中,比亚迪的王传福是第一名,身价是350亿,那时许家印已是无冕之王,直到8年后,才实至名归。

  按照王健林的判断,“只有文化产业才是没有天花板的行业”,那时万达已经在国内建设经营多个院线、儿童游乐园、主题公园、酒店,每逢黄金周,每个项目的客流量都以百万计算。

  然而,王健林却意识到,万达在这条路上还有一个巨大的缺陷,那就是没有优质的IP。

  如果万达有米老鼠、唐老鸭、钢铁侠、绿巨人这些IP,万达才能拿到文化产业的长期饭票,甚至干掉迪士尼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但是“IP打造”是中国文化产业的一个软肋,比较好的办法当然就是去国外买IP,更好的办法是把制造IP的公司也一同买下来。

  而那时万达也正在准备全球布局,因此他们瞄准了美国的第二大院线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AMC(美国多厅影院公司),这一步棋,其实走得蛮有章法。

  收购后,万达不仅让AMC扭亏为赢,还在第二年把AMC弄到纽交所上了市,融了4亿美元。

  更重要的是,所有的电影公司都要和院线打交道,你拍的又不是FBI警告的小电影,总要公映吧。

  所以,万达希望通过AMC院线好去接触美国的影业公司,最后能收购美国六大影业公司其中的一个。

  迪士尼、华纳兄弟、福克斯、环球影业、派拉蒙、索尼,这六大影业,万达每家都挨个谈了一遍,由于各种原因最终都黄了。

  王健林亲自参与了三个,2015年9月,他去拜见华纳的CEO杰夫·比克斯,这哥们是个老江湖,旗下有HBO、CNN,是美国最大传媒娱乐集团的掌门人。

  不到1个月,王健林又开始接触福克斯影业的控制人默多克,这老爷子因为娶了邓文迪,而被广大国人知晓。

  那时默多克正好访华,于是王健林便把默老安排在万达索菲特酒店,给予最高规格的接待。

  当晚谈得很愉快,只是默多克表示并不想卖掉福克斯,王总想说服他,可是谈着谈着,

  1年后,王健林终于找到机会拜访迪士尼的董事长罗伯特·艾格,这哥们是“好莱坞最有权力人物”排行榜上NO.1,默多克那么牛逼也才排老二。

  两人相见的时间是2016年10月23日,就在5个月前,王健林在《对话》栏目中怼了迪士尼一把:

  当王健林来到罗伯特·艾格的办公室后,艾格没有说话,而是拿出一沓报纸放在了桌上,那正是王健林抨击迪士尼的报道。

 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息,收购当然是没有谈成,不过两人也算是冰释前嫌,几天后,王健林还去上海迪士尼参观了一下,此后王总再也没挤兑过迪士尼。

  总之,6大影业万达一家也没收购成功,却成功收购了新秀“传奇影业”,也算是弥补了一些遗憾。

  2016年7月,9.21亿英镑并购欧典院线月,与美国MPG院线亿美元并购北欧院线(NCG院线)。

  一系列并购后,万达在北美和欧洲15个国家拥有超过千家电影院,12000多块银幕,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院线张是万达AMC院线的,

  院线是电影的变现通道,万达相当于扼住了美国电影市场的咽喉,这实在具有杀伤力。

  当时,万达在美国举办了一场“中美电影高峰论坛”,王健林出席,好莱坞六大影业公司的董事长全部前来捧场,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,即使美国总统来访,这6个大佬也没一同现身过。

  可以想见万达当时在好莱坞已经举足轻重,这也引起了美国民粹人士的反对,曾有16个议员写信给奥巴马政府,要求限制万达的发展。

  当时好莱坞的落日大道上,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广告牌,鲜红的背景色,上面写着“中国拥有AMC”,下边列着一个网站,专门收集反对者的意见。

  那段时间是万达最为辉煌的岁月,除了影业,万达还布局文旅产业,收购英国游艇俱乐部、美国铁人三项赛公司、入股马德里竞技......还在全球拿下很多不动产。

  而王健林也一时风头无两,甚至成为哈佛大学的坐上宾,这也为万达日后的走向埋下了伏笔。

  随后又有些不快地说:“我俩这么熟,他这么说,对我不太友好,我们以后怎么相处啊..... ”

  我还专门去查了一下,发现许家印是说过类似的话,但是是在恒大足球队内部动员会上,大概意思是:

  你们都是最优秀的,我宁可花钱在你们身上,把你们打造成一流强队,也不会去欧洲买支球队......

  人家这么说就是给球员打打气,根本没有指向王健林的意思,结果到了节目上,变成了对“万达入股马德里的回应。”

  老王赶紧说:“我可没说过这话,我只讲过如果自己爱好太多,就做不好企业”。

  你看,媒体就是这么爱挖坑,商界一半的爱恨情仇就是被媒体人挑起来的,突然理解为什么现在王健林要远离媒体了。

  但是许家印却很懂得利用媒体传递自己想要传递的消息,比如传递“内向发展”的策略。

  2010年3月,恒大大手笔收购广州足球队,并把恒大足球队打造得如日中天,许老板也因此被媒体奉为英雄。

  虽然许老板也提倡“房地产、金融、旅游、健康”多元发展,虽然许老板早期也曾协资本走出国门,但是恒大的扩张版图最终几乎都还是限定在国内。

  而且,作为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企业,吸收资本,在境内发展,无疑会被喜闻乐见。

  2012年,美国做空机构“香橼”发报告,称恒大股本为负360亿元,已资不抵债,许老板义愤填膺地说:

  许老板的呼吁,得到了广泛的响应,香港监管方也对这家著名的做空机构进行调查,后来发现“香橼”仅有一名员工,既是创始人,也是报告的撰写者,名叫莱福特。

  莱福特也得到了应有的处罚,5年内不得从事香港地区的业务,并归还做空恒大所赚取的巨额利润:

  许家印曾说:“我和恒大的一切都是Party给的”,而恒大投资排球、足球、实业,以及新能源车似乎也都是在对这句话进行的诠释。

  2016年,王健林认为万达商业(在港股的市值太低,一气之下,他决定将港股退市,准备回归A股。

  这不仅意味着,万达关闭了海外融资的通道,而且万达还要全面回购已发行的H股,大概345亿港币。

  2017年,雄心勃勃的万达试图拿下马来西亚的大马城项目,同时参与竞争的还有中铁集团。

  没多久,银监会对万达、海航、安邦、复星等“外向扩张”的企业进行风险排查,这导致万达在境内融资也变得异常艰难。

  而万达无数个项目仿佛一台台碎钞机,没多久,王健林发现,子弹真的快打完了。

  再任性,也得吃饭。迫不得已,王健林准备变卖一些项目,在王健林心目中有能力接的人,大概就三个:王石、孙宏斌,还有许家印。

  阴差阳错,王健林先找到孙宏斌吃了一顿饭,说想卖掉13个文旅项目,第二天还要找许家印谈。

  虽然在签约现场一度闹得不太愉快,有人在争吵,有人摔了杯子,但是最终,王健林还是以437亿卖掉13家文旅城,199亿卖掉了70多家酒店。

  王健林的个人财富也随之快速缩水,早已跌出了前10,在2020年百富榜上只能勉强排进前30。

  当然有可能,如果万达商业在A股主板上市的话,只是IPO的队排得有点长......

  当年,宝能系准备收购万科,王石吓得连回田小姐信息的心情都没了,许家印斥资363亿收购万科14.7%的股权,成为万科第二大股东,足以左右万科的命运。

  恒大一直希望找一家干净点的公司借壳上市,而A股上市公司“深深房”是最理想的目标,深深房和深圳地铁拥有同样的控股股东:深圳国资委......

  4年前,苏宁的张近东不仅用2.7亿欧元买下了国米70%的股权,还向恒大战略投资了200亿元,占股4.7%。

  为此,许家印还带领核心团队去和张近东喝了一场大酒,两人交杯的照片,就是那时拍的,只是近期突然流传开来。

  据新浪财经报道,9月18日,苏宁相关人士在投资者会议上表示,若明年1月份恒大地产不能如期在境内重组上市,苏宁计划行使相关条款,要求拿回200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资金。

  恒大反应很激烈,称该文件系捏造,并报案处理,还提供了很多佐证,表示自己并不缺钱。

  只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,无论恒大差不差钱,在新形式下,房地产业都比往年更难过一些。

  恒大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,年末净借贷比率为159.3%,比2018年的151.9%还有攀升。

  而许家印本人的财富,比他当首富那会儿减少不少,2020年的福布斯榜,更是跌出了前3,只排名第5。

  由此看来也是件好事儿,两人终于彻底摘掉了首富的帽子,不用为这个光荣称号而烦恼了。

  作为地产行业的两位翘楚,王健林和许家印交替坐上首富宝座,也足以印证那个烈火烹油的30年。

  许家印在一次“恒大新能源合作峰会”上,少有地长篇演讲,他讲了恒大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三字经:

  与此相对,纵观王健林的生旅,貌似更具有一种理想主义情结,近期他写了一首诗:

  时空轮转,光阴坍缩,30年前,王健林刚刚接手了人生的第一个项目:西岗区北京街旧城改造。

  此时的他,只希望别搞砸了,最起码要保证聪聪的奶粉,当然3年能赚1个亿就更好了。

  而30年前的许家印,正在拍摄一个名叫《热处理在前进》的专题片,他想借此在舞钢大展拳脚,成为这个领域的专家。

  我们不知道,什么时候会迎来人生进程的突变,蓦然醒悟,你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聚光灯下。

Power by DedeCms